Anna Hu古玉豎琴戒 拍出超佳績

 

2013年05月30日  
台裔珠寶設計師胡茵菲的創作善以西方珠寶工藝說東方人文故事。資料照片

前天舉行的香港佳士得珠寶拍賣會中,台裔珠寶設計師胡茵菲(Anna Hu)創作的1只古玉豎琴戒指,原預估底標價約1535萬元,競標時最終落槌則飆出2203萬港幣(約台幣7744萬元)成交價,超越底標5倍,成績亮眼。

Anna Hu古玉豎琴戒在香港佳士得珠寶春拍寫下約7744萬元的亮眼成交紀錄。

首登佳士得

胡茵菲是第一次參與香港佳士得拍賣,古玉豎琴戒指是她多年前的作品,是以1顆重45.39克拉的蛋面切割天然緬甸翡翠為主角,周圍鑲嵌一圈美鑽、側面則懸垂1顆水滴形祖母綠,並有黃鑽與粉紅鑽石點綴。
其蛋面翡翠碩大飽滿,是罕見的頂級老坑種,種質細膩晶瑩無瑕疵,顏色更是濃郁且水頭足,果然引起收藏行家競逐,也寫下品牌傲人的作品拍賣紀錄。
報導:邱瓈瑩

 

胡茵菲設計珠寶 創華人拍賣紀錄

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上,一顆翡翠珠寶鑽戒引人注目,因為它以高於底標5倍的價格,台幣7775萬被賣出,創下華人珠寶拍賣紀錄,而創作者就是來自台灣的設計師胡茵菲。

 

渾圓飽滿的蛋面天然翡翠總共45.39克拉,旁邊圍繞著一圈鑽石,側面懸掛著顆水滴切割祖母綠,還有黃鑽跟粉鑽點綴,這是28日在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上,打破華人珠寶拍賣紀錄的戒指,以259萬美元,相當於7775萬台幣,高於底標5倍的價格被收藏家買下,創作者是她,台灣珠寶設計師胡茵菲。

 

珠寶設計師胡茵菲:「創作珠寶好像小時候在台灣學的這種,要盡心盡力、力求完美的精神把它表現出來。」

 

胡茵菲的珠寶在這次拍賣會上總共拿下最高成交價、最高倍數底標和最年輕珠寶藝術家3項紀錄,就連瑪丹娜也曾經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慈善晚宴上,戴她設計的十字架項鍊,不丹皇后的新婚禮物「幸福罌粟花」耳環也是她的作品。

 

有了好萊塢明星和名人的愛戴、加持,讓這位出身台南的設計師聲名大噪。胡茵菲:「結果我一進去看到她脂粉未施,剛好運動完,全身都是肌肉,很健康,人真的非常好,那(瑪丹娜)看到我就說,我喜歡你的十字架。」

 

西方珠寶世界一向以男性為主導,今年才36歲的胡茵菲成功引領當代珠寶時尚,成為世界前10位當代珠寶設計師之一。

胡茵菲 把人生意外變成耀眼舞台

作者:王一芝
出處:2010年8月號《遠見雜誌》 第290期

 如果你1∕3的人生,都只為了一個夢想而努力,眼看距離夢想實現只差一步,卻因為一場小意外,不得不被迫中斷,接下來的人生該如何走下去?

     出生於台南,現在定居紐約的胡茵菲選擇重新開始,改寫結局。

     在自己的努力及家庭栽培下,13歲以前,胡茵菲就在台灣囊括多項大提琴比賽冠軍,14歲時取得獎學金前往全美知名的波士頓胡桃山音樂學院(Walnut Hill School)深造,16歲跟偶像馬友友同台演出。

     就在胡茵菲逐漸走向國際音樂舞台之際,20歲那年卻因為瘋狂練習大提琴,拉傷左手肌腱,連練半小時都不可能。「獲知無法繼續拉琴時,真的痛到捶心肝,」她歎了一口氣回憶,有將近半年,她意志消沉到極點,什麼事都不想做,甚至叛逆地開始酗酒抽菸,「那是一種欄杆跨不過的感覺。」

     後來父母看不下去,把人在波士頓的她,連哄帶騙地押到紐約學珠寶設計,沒想到才上幾堂課,她就從這個窗口看到陽光,選擇從珠寶設計重新站起來。13年後,今年33歲的胡茵菲已經達到很多珠寶設計師一生的終極夢想。 她是第一位在紐約眾精品雲集的第五大道,擁有一家個人品牌訂製珠寶店的華裔設計師。

     她所設計的珠寶,也擄獲諸多國際名人青睞,包括流行樂天后瑪丹娜、演員茱兒芭莉摩、名模辛蒂克勞馥、艾美獎得主黛博拉梅辛、脫口秀女王歐普拉等好萊塢女星,以及中東的王宮貴族,都對她設計的珠寶愛不釋手。

     她更是國際拍賣會佳士得連續兩年史上作品入選最年輕的珠寶藝術家。她去年的作品〈月光手環〉以高於底標三倍的價錢成交,成為拍賣會中的一匹黑馬。

     今年5月1日,《華爾街日報》在紐約特版上,以接近全版的篇幅報導了胡茵菲這位來自台灣、在紐約綻放如鑽石般光芒的珠寶藝術家,成為開版以來第一位登上頭版的珠寶設計師。

     「你相不相信宿命?我就是天生要走這一行,」一頭長髮,舉手投足散發優雅氣質的胡茵菲說。

她從小就在寶石堆裡長大。她的父親胡俊義是有「鑽石胡」之稱的鑽石批發商,母親是玉石和珍珠專家,因此不同於一般小女孩玩洋娃娃,胡茵菲童年身邊的玩具,就是一顆顆價值不菲的鑽石、琥珀、瑪瑙。「一直到現在,父親不時就會提醒我,保險箱有一批寶石,有空把它用一用,」胡茵菲說。


她光速學習珠寶是為父爭光

     不得不放棄大提琴後,促使胡茵菲投入珠寶世界,還有一個原因。

     人在美國的她,有一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台灣新聞,「胡姓鑽石商人遭人搶劫。」她直覺那就是爸爸,打越洋電話回台灣,父親怕她擔心,不讓她知道,但損失好幾億的錢財不說,恐懼和同業的冷眼,讓父親身心俱疲。

     看著父親遭受雙重打擊,胡茵菲矢志繼承父親衣缽。她只花三個月就取得美國寶石學院(GIA)的寶石學位,再進入世界頂尖設計學院帕森斯(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和長春藤名校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分別拿到藝術史和藝術管理碩士。

     23歲,胡茵菲進入紐約佳士得(Christie)拍賣會珠寶部實習,這段經歷教會她如何鑑賞大師級作品之美。後來她更到世界一流珠寶品牌工作,在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負責挑選頂級珠寶,對各種寶石的特性更加熟悉;至於哈利溫斯頓(Harry Winston)時期,她還跟著首席設計師Maurice Galli,參與訂製珠寶的所有過程,包括從接到VIP訂單開始,到將珠寶交到VIP手上,這些歷練也為她日後自創品牌扎下深厚的基礎。

     一塊寶石從鑑定、設計、鑲嵌、打磨,最終成為稀有珠寶的過程,別人必須花30年才學得成,胡茵菲卻只要十年就出師。她一天可以工作15個小時,累到差點昏倒,「我從不覺得苦,因為心中有一把烈火,就是想把事情做好。」 在幾間大品牌工作數年後,恩師Maurice Galli鼓勵她創業。「妳的個性太天馬行空,很像我年輕的時候,出去吧!我當妳的後盾。」

      Maurice Galli甚至還把他八個老朋友,也是世界上最棒的鑲工老師傅找來,成為胡茵菲的製作班底。在父母的經濟支持下,她決定創立自己的品牌。

     她用西方邏輯演繹東方之美 剛開始半年,胡茵菲完全靠客人口碑一個介紹一個,沒有多久,Anna Hu這個品牌就在時尚名人圈傳開來,憑藉的就是胡茵菲作品獨一無二的原創性。

「Be original!」佳士得倫敦及中東珠寶部總監David Warren不只一次盛讚,「以33歲的年紀來說,Anna Hu已經被視為全球當代珠寶界中,居上前五或前六的地位。」 胡茵菲的作品有東方風,但仍保留自己的風格,「我要用東方的美學和西方的工藝做珠寶藝術。」 以5月中旬台灣發表會她戴在頸上的代表作〈舞鶴〉項鍊為例,嘴裡啣著玉蕭,展翅而飛,完全是東方的古典神韻,但卻以逼真的動感和立體造型,演繹了西方美學。

     胡茵菲的人生裡,一半是音樂,一半是珠寶。設計時一定要聽古典音樂,她設計珠寶就像在作曲,每一顆石頭,就像是一個音符。她也堅持,每一件首飾都一定要有主題或故事,再挑選適當的寶石為配戴者量身打造,因此她的每樣產品,都是獨一無二,不可複製。

     一天,一位收藏她作品的客人告訴她,「Anna,妳不能老是到我家來幫我設計,需要一個有質感的空間,」於是替她引薦紐約皇家城堡飯店(Plaza Hotel)的高層。飯店主管覺得胡茵菲的作品古典浪漫、有原創性,與飯店風格吻合,於是邀她到飯店設門市。

     胡茵菲期許,一輩子最起碼要有999件有意義的作品,「我每年只創作30件頂級藝術珠寶,累積到現在,還不到100件,」即使已被追捧上天,但胡茵菲認為,她的時代才準備開始。

     翻開國內外媒體對胡茵菲的報導,緊接在名字Anna Hu後面,幾乎都是「來自台灣」。

     「這是我的堅持,」胡茵菲很感恩出身在台灣,就像一棵小樹苗,根分布得很扎實,才能讓她在紐約開枝散葉。

     台灣之光〉胡茵菲

     年齡:33歲

     光榮成就:

     ● 作品入選佳士得拍賣會,為最年輕的珠寶設計師;並且是首位在紐約第五大道自擁品牌的華人

     勵志格言: 心中有一把烈火,就是想把事情做好,現在可以做好的事,絕對不會等五天

     胡茵菲

     想對台灣說的話

     如果中國是美國,那麼台灣就是英國,是一個文化古都,中國文化在台灣保留下來,成為創意人最好的靈感來源。

<台灣之光 耀眼國際>胡茵菲 躍進紐約第五大道

瑪丹娜於今年5月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上配戴Anna Hu設計的十字架項鍊。(美聯社)
Anna Hu蛇戒指,將西方視為智慧象徵的蛇表現的活靈活現。
Anna Hu受邀出席今年美國華美協進社時尚晚宴時與Vera Wang(右)相見歡,正密切洽談合作的可能性。
Anna Hu鶴項鍊,將東方吉祥物鶴融入西方巴洛克式設計。
Anna Hu受莫內畫作感動而設計的花戒指,完全是法式珠寶風格。

記者王瀅娟/專訪

年僅32歲,卻已經達到許多珠寶設計師一生的終極夢想,也就是在時尚之都紐約第五大道這樣的精華地段,擁有一間擺滿自己作品的私人訂製高級珠寶店。更何況,附近Tiffany、Bulgari、Van Cleef & Arpels、Harry Winston等強力競爭對手四周環伺。

我所做的每件珠寶,都是以能否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展覽十幾二十年為標準,達到這個標準才算完成。」台裔珠寶設計師Anna Hu(胡茵菲)自信滿滿地說。

Anna是台南人,父親胡俊義是鑽石大盤商,她從小玩寶石,卻更熱愛音樂,14歲時前往美國唸音樂,若不是因為左手肌腱拉傷,中斷了她成為大提琴獨奏家的夢想,她也不會投入珠寶世界。「我沒有耐性,沒辦法轉型成大提琴老師,只好轉換跑道。」

20歲那年,Anna取得美國寶石學院寶石鑑定專家(GIA G.G.)之後,但她不如大多數珠寶店第二代馬上回國繼承家業,而是繼續進知名的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取得歐美藝術史碩士學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藝術管理碩士,並陸續進入佳士得拍賣會與Van Cleef & Arpels、Harry Winston等知名珠寶品牌工作,直到30歲時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加上紐約著名的Plaza Hotel邀請她這個「東方的聲音」進駐開設專賣店,她才躍進紐約第五大道。

「我20歲到30歲的這10年是很拚的,像塊海綿一樣不斷吸收。」她爸爸在一旁忍不住說,紐約的冬天很冷,她懷孕照樣挺著大肚子去工作,真的很拚。Anna 23歲進入佳士得拍賣會,教會她如何鑑賞大師級作品之美;在Van Cleef & Arpels時專職挑選頂級寶石,讓她對各種寶石的特性更為熟悉;在Harry Winston時期則是由首席設計師Maurice Galli帶領訂製珠寶的所有流程,從接到VIP的訂單開始到將珠寶交到VIP手上,這些經歷為Anna日後開店打下紮實的基礎。

「我認為寶石就像布,時裝設計師必須很了解布才能設計出好衣服,就跟珠寶設計師應該要了解寶石的特性,不然設計出來就會不搭。」另外,Anna認為,對藝術史的鑽研是她的優勢,讓她可以設計出許多不一樣風格的珠寶。

 

胡茵菲:我在紐約24小時stand by

「古典浪漫」是她對自己風格的詮釋。細品Anna的珠寶,完全是法式的軀殼中,巧妙隱藏著東方的靈魂,不過份流露出東方風格的珠寶在台灣出身的珠寶設計師中實屬少見。她最愛的音樂,音符、升降記號,都化為她所設計的珠寶。

在紐約這樣百家爭鳴的大都市,附近又有強力競爭對手,「所以我很拚啊!我大概是全紐約少數24小時都可以找到的設計師。」Anna目前也正在跟同位於紐約的華裔設計師Vera Wang共謀合作,華人世界的「團結力量大」,或許很快就會在這些華裔設計師身上看見。

 

圖片提供/Anna Hu

胡茵菲:讓石頭也發亮的浴火鳳凰

相關關鍵字:

 
胡茵菲:讓石頭也發亮的浴火鳳凰

圖片來源:Anna Hu Haute Joaillerie提供

繼蔡國強之後,誰是拿下美國「藝術遠見大獎」(Artistic Vision of the Year)最年輕的華人?答案是出生於台灣台南、發光於美國紐約的美籍華裔珠寶設計師胡茵菲。

不論是瑪丹娜(Madonna)在最新主演電影《溫莎公爵夫人》中配戴的鑽石手鍊,又或是2011年不丹國王的大婚上,年輕皇后所戴的一對藍色嬰粟花耳環,這些透亮的作品,背後全出自34歲的胡茵菲。

「我好像一隻跳入火坑的鳳凰,愈跳愈猛,」坐在以自己英文名為品牌名的Anna Hu Haute Joaillerie珠寶精品店中接受採訪時,胡茵菲一開口就這麼形容自己。

從小學大提琴的她,因肌腱發炎無法繼續演奏,在珠寶商父親的鼓勵下,20歲時轉身投入珠寶設計。她先赴紐約進修碩士,又先後在佳士得拍賣、頂級珠寶品牌Van Cleef & Arpels及Harry Winston實習並擔任學徒。

「我從基礎的珠寶藝術史、最古典的設計概念開始學起,但我知道自己心中有很多新的sparkles(火花)要去實現。」

就在學習珠寶設計10年、剛好滿30歲那年,胡茵菲覺得有把握了,於是大膽選擇「獨立」:經由朋友介紹,她進駐紐約第五大道上知名的廣場飯店(Plaza Hotel),開了第一家個人品牌珠寶店。

半路出家,卻更有原創性

作品,是胡茵菲最好的發聲武器。開店4年過去,她不但走過金融海嘯,客戶名單更遍及東西方名人,電視名嘴歐普拉(Oprah Gail Winfrey)、當代攝影大師雪曼(Cindy Sherman)都曾是合作對象。胡茵菲是怎麼做到的?

端詳她的設計,有法式古典、也揉合東方新意,「原創性」是她最常收到的讚美,就連胡茵菲的老師、亦為知名珠寶設計師的維菲爾(Dominique Riviere)也曾這樣形容她:「我們講求的是沿襲傳統,但在Anna的作品中總能看到新突破。」

她的創作靈感來自生活點滴。一條領帶的形狀、或是莫內畫作的意境,都曾被她融入設計中。甚至,她更重視自己半路出家的過往,「如果我是從5歲開始,就拿起畫筆畫畫,今天的我在設計上就不會有那麼多跳脫傳統框架的想法。」


 

更難得的是,設計之外,從一開始選鑽、到實際製作時需要的鑲鑽動作,胡茵菲全都能一把抓,她用巧手證明自己不是只會天馬行空幻想的設計者。

擁有兩個孩子的她,目前擔心的倒不是缺乏創意,而是時間不夠,所以直到現在,她每天仍超時工作,只為在紐約和巴黎這樣的世界設計中心掙一席之地。胡茵菲的心得很簡單:「你得夠猛,過著沒有明天的生活!」


Posted by 倫敦男孩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