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青山剪紙藝術無師自通,作品精緻細巧,還曾獲得多項獎項肯定。(記者林雪娟攝)

 五年前因赴美探訪女兒,趙青山無意間開啟對中國剪紙藝術的研究與創作興趣,無師自通的他,拿起剪刀,隨手即可剪出優美的花鳥和字體形狀,甚至參加競賽,屢獲佳績;除剪紙外,趙青山也環保再利用,運用塑膠瓶剪出可愛圖案,如米老鼠等,加以彩繪,成為最佳的筆筒,而透過剪紙藝術,讓趙青山的晚年,風華再現。
 八十餘歲的趙青山說,開始剪紙是因為待在美國太無聊和想打發時間,第一次拿起剪刀,乃在報紙上看到奧運福娃模樣太可愛,隨手拿張白紙將圖案放大後,依樣畫葫蘆剪出形狀,沒想到相當神似,也受到家人誇讚,從此產生興趣,到處收集圖像再加以巧思改造,現作品已經裝滿數十本資料夾。曾獲得府城美展傳統工藝類佳作、優選等,並獲邀至光華女中、台南大學等處授課,作品也被邀請張掛展示。
 趙青山創作期間,不僅與大陸的剪紙名家相互交流,並獲得美國麻州牛頓市中華畫會邀請擔任文化大使,向外國人介紹這項頗具特色的中國民間藝術,他除向外國人示範如何剪出雙喜、春字、蝙蝠與長青竹等,並教導如何摺製精美的小紙盒。
 趙青山說,愛上剪紙後,他十分注意書報、廣告甚至物品包裝袋上的圖案,也經常廢寢忘食甚至日夜思考如何構圖設計,有時半夜突發靈感,隨即起身繪製草稿。本來就愛畫畫的他,透過剪紙藝術,也傳遞名家的畫作,例如參考齊白石的名畫,他能剪出活靈活現的蝦子;看著名勝照片,透過剪紙他可以神遊自己尚無機會遊歷的黃山奇景;看著卡通圖案,甚至是早餐袋上的可愛娃娃,他也能信手拈來,剪給孫兒輩。
 把剪紙當做傳承使命,趙青山說,剪紙創作多半沒有太多留白,講求縷空的陰陽配合、把握物像特徵及線條自然連接。剪紙工具僅需一把普通的小剪刀,怡情養性,即可打發時間、動手動腦更能修身養性、訓練專注等,相當適合退休族。(記者林雪娟)

傳奇金奶奶 紙藝功夫了得 

 九十歲的清代格格金虹竹,推廣摺紙藝術近二十年,擁有紙藝好功夫。(記者王竑太攝)

 身為清代皇族後裔,九十歲的金虹竹奶奶除了一生充滿傳奇,她鑽研紙藝超過二十年,十八年前開始向學校和社區毛遂自薦傳授紙藝,被她教過的學生極多,堪稱「國寶級」的紙藝教師。
 金奶奶得意地秀出愛新覺羅家族族譜,指她的祖父為清代崇斌將軍,是努爾哈赤的第十一代,而她正是第十三代子孫。就歷史地位來表示,她是位格格,小時候常聽長輩談起許多清朝統治時期的輝煌事蹟。
 她指出,因民國成立後,清代後期的家產逐漸敗光,國小畢業時,經歷過七七事變,讓她感受到讀書的重要。考上北京覺生女中後,便努力的維持班上前幾名,民國三十年她十七歲時受到汪精衛的賞識,以公費送她到日本光華高等女學校就讀。沒想到,在日本留學四年後,又遭逢國共內戰爆發,被迫提前返回中國。直到民國三十八年,才與丈夫隨著國軍撤退來到台灣定居。
 六十七歲時她發現手指關節無法伸直,走遍台北看了各大名醫,一直未見改善,她詢問醫師什麼時候才會好,醫師宣告得了退化性關節炎,可能永遠好不了,讓她心裡很難過。後來想到也許能透過物理治療,讓手指活動來改善她的毛病,就產生了摺紙的念頭;沒想到一摺就摺到忘我,經常每天凌晨三時就起床摺紙,常做到早上七時該為家人弄早餐才停止,結果十一個月後某天,突然發現手可以伸直了,從此一頭栽入摺紙藝術世界。
 後來,她罹患皮膚病的孫子,有次到台南玩,發現台南的氣候竟讓他的症狀不藥而癒,就這樣,他們從台北搬到台南定居下來。金奶奶笑說,剛到台南的她,人生地不熟,又不會講台語,讓她每天閒在家裡;因環境改變,也改變新的創作方向,開始專精研究起紙藝娃娃,並以推廣紙藝為職志。
 金奶奶有一套養身之道,她表示,天上飛的、水裡游的都不吃,地上爬的只吃豬肉,且也不喝飲料,偶爾泡泡茶,現年高齡九十歲,耳朵、眼睛都還很好。                  (記者王竑太)

 

楊倍昌愛摺紙 記錄點點滴滴 

 成大醫學院教授楊倍昌正在成博物館展出畢生的摺紙精品,創作無不精緻。(記者翁順利攝)

 成功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及免疫學研究所教授楊倍昌酷愛摺紙,數十年來對各種動物無所不摺,既可怡情養性,還能促進人際關係,更重要的是成為他傳授生物學識的利器,所以他與門生的關係格外「有料」。
 楊倍昌從小就愛摺紙飛機、摺紙船,摺紙是他童年最主要的樂趣,在摺紙過程中察覺到肢體結構的特殊性,奠定他鑽研生物專業領域的興趣。
 他在德國留學時,在新年時摺過一隻羊送德國同學,他告訴朋友,羊在中國是非常吉祥的象徵,像美、善、吉祥都和羊有關,因而讓德國人驚艷又折服,讚歎中國的文化實在是細膩又奧妙。
 老外的讚美促使他更加熱愛摺紙,後來任教時,甚至用紙鈔摺成小動物送給學生,學生可以拿來當紀念,即使缺錢時還可以拿來應急,經常事隔多年,同學們依然會享受到老師的「恩澤」。
 楊倍昌於一九八九年在德國拿到博士學位後即返國,並在三年後受聘到成大微免所任教,也許有人認為國外的研究環境比台灣好,但他認為台灣是個可以讓學者用自己的方式去創造科學想法最理想的地方。
 例如他關注細胞死亡與人文科學的關聯,經常舉辦與學生互動的講座,週五下午的聚會就持續了好幾年,因此學生常可收到老師遞來的摺紙小禮物。
 楊倍昌博士摺過的作品成千上百件,配合當時情境均有不同的選材和造型,如今重新審視,照樣能回憶起當年的點點滴滴。
 最近他把多年來摺紙的心得,集結出版了「摺痕」專書,並在成大博物館展出精品,除了教導入門者技巧,也分享外界罕知的基礎醫學訊息,頗獲師生的好評。(記者翁順利)


Posted by 倫敦男孩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