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癢,有人想你!」是句通俗的俏皮話,但時下有許多人因「耳癢難搔」,甘願花錢找專門的掏耳師傅整治,有人甚至掏上癮,欲罷不能。還有上班族將掏耳朵視為抒壓妙方,而手法高明的掏耳師傅如「南劉盛,北姚賓」,讓「專業掏耳師」成了搶手行業。


每家理容院都有掏耳師傅,但單靠掏耳獨立門戶且闖出名號者,寥寥可數。在北市萬華區開業卅八年的姚賓堪稱傳奇人物,他的掏耳技藝曾讓日本旅遊雜誌慕名而來,並專刊介紹封為「台灣國寶」。


日本客慕名北姚賓 封為台灣國寶


姚賓的工作室牆上,掛著斗大的「神乎其技」牌匾,老師傅最喜歡展示他收藏的一瓶「戰利品」,瓶內裝著數十顆多年來為客人掏出的「耳結石」,有的比核桃仁還大,讓人嘖嘖稱奇。


姚賓說,耳朵生病就容易長結石,他當年從雲林隻身北上,從每次收費廿元漲到如今五百元。目前七十七歲的他堅持不收徒也不擴店,寧可讓一手掏耳絕技伴著佝僂的身影日益凋零。


在南部也享有盛名的掏耳師劉盛與姚賓不同,他不但開專門店,還收了十名徒弟,並和連鎖養生館合作,鎖定年輕上班族群。在台南市政府上班的趙小姐說,她和同事都喜歡中午去掏耳朵,半小時療程掏著舒服就睡著了,既抒壓又能充電。


南劉盛收徒弟搞連鎖 工具大不同


劉盛說,耳朵內外有兩百多處穴道,以耳膜周遭神經最敏感,只要以工具輕輕觸摸一圈,確實會讓人產生快感。但要如何「搔到癢處」又不傷害耳膜,就考驗功力。


專業掏耳可不是棉花棒就能打發,劉盛拿出一套自製工具,刮耳毛的「耳刀」、挖耳垢的「耳扒子」、形狀彎曲的「耳夾」、俗稱「梢失」的工具等,琳瑯滿目。他說,人的耳朵深淺、彎度都不同,所以需要不同輔助工具。


掏耳朵會讓人上癮,有一名中年婦女幾乎每晚打完牌都來報到,最後他只得「恐嚇」對方,天天清耳道反而容易細菌感染。最難忘則是替名製作人周遊掏耳朵時遇到停電,但他還是靠巧手與經驗完成工作。


廿六歲的年輕掏耳師蘇長浤當年在理容院打工,看到客人排隊掏耳,覺得好奇,決定拜師。出道兩年來,已有南部客人追到台北要他掏耳朵。蘇長浤說,客源「死忠」是他看好掏耳行業發展前景,願意全心投入的主因。

Posted by 倫敦男孩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